Menu
Woocommerce Menu

城里人买菜就不该扯下菜叶子,赶集的地方也分了很多个区域的

0 Comment


原标题:买卖的乐趣

在每一座城市里都可能拥有不止一个早市,即使在比较小的村庄里也会有不定期的早集市,早市不比商场,可以开上一整天或者24小时全天营业,早市大多在早上五点钟开始到八点钟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散去,这样看早市好像只为早起的人提供服务哦,所以没去过早市的你,想一想是因为自己太忙还是太懒了那。

问:老农民挑菜进城卖,被城里人扯下许多菜叶后还要求零钱免了,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每周我都要抽时间去一趟早市,有时也不一定是去买什么东西,也就是感受一下早市的氛围。

问:为什么很多城里人也喜欢赶农村大集?

  牧 文

早市让生活的味道更浓

图片 1

夏秋两季天亮得早,早市也就开始的早,才六点多一点,早市已经就是人声鼎沸了,一直到八点多早市才结束。

图片 2

买卖之事,文雅地说是交易,俗称就是买卖。而这样的事情仿佛多发生在商界业界与市场经济之中。咱是凡夫俗子,称不上业内人士,没有多少交易可言,既或是买卖之事,也是偶尔插手,却寻得不少生活乐趣。

当你进入早市你就会发现,早市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有推着孩子的妈妈,有遛狗买菜的大叔,有满头白发的老人,也有手牵手的年轻情侣,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汇聚在早市里寻找着需要的商品,早市里的每一样商品都可以讨价还价,便宜点,抹个零,你来我往热闹非凡,不同于大超市里的每样东西都明码标价,结算时滴滴扫描,最终付账。在早市里会过日子的你买东西讨价还价,买了物美价廉的东西心里喜滋滋的,在超市里即使会过日子的你也没有办法讨价还价,只能选择买或者不买,为了节省可能就选择不买,但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所以仿佛在早市里买东西才更符合中国人会过日子的方式。

老农民挑菜进城卖,被城里人扯下许多菜叶后还要求零钱免了,你怎么看?

人们来早市买东西,图的是新鲜和便宜,虽然早市上也有一些菜是从外地贩来的。

赶集啊,很好玩的,很多人卖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以前见都没见过的玩意,你说你会不喜欢?

这个插手之买卖,主要是与农民朋友的交涉。大凡每周要去一两次早市,看到农民朋友带来的新鲜蔬菜就有感觉,那叫秀色可餐。买上一斤下面时掺点青多好。走农贸市场和超市之类,一般都是家属的主宰;而且还没有兴趣陪同,一是逛街浪费时间,二是那里不兴讨价还价。

你总去早市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对蔬菜,水果,肉类这些常见食物的价格上涨或者下调都有了解,老百姓常说的心里有数,但是如果你只是去超市商场时,你好像并不太清楚常见食品的价格,因为到哪一家的超市都一样,没必要去关注,去早市买东西可能去之前没有计划买多少东西,但往往因为便宜或者新鲜就买回家很多样,去超市或者商场,大多数买的都是刚需物品缺啥买啥,去早市是闲逛,赶上啥买啥,去超市或商场目的性较强,有点像办事,远没有早市来的随意。

哪里都一样,不要说是城里人。都是“优良的”民族传统“美德”。人都是先利己后利人的,一点也不奇怪。

是的,早市上多是周围的农民出售的自家园子里种养的东西,绿色和新鲜自不必说,单是价格就比商店里便宜得多,因为他们不愁销路,真是卖不完了,拿回去自己就吃了。

说道赶集这事啊,我的跟大家唠嗑唠嗑,我们那边是这样分的,五个不同的乡镇,我所在乡镇是初二赶集,初三又
是另外一个乡镇,一直到初七,又折回到我自己所在的乡镇,可以这么说吧,天天都是在赶集,因为我家地理位置还算可以,离每个乡镇都不是很远;

这街边早市却大不相同,它本身就是一道风景。几十个农村朋友把自家富余菜蔬送来,每个人甚至是一家人就有那么个小小的期待,要让那一把把小菜变为小钱,体现自身的劳动价值。附加有个“老板”称谓的普世价值。而城里人起早去转转,既是相当于一种晨练,又有一个新鲜的选择。多好!相得益彰。

上班后也会成为闲谈的谈资,闲聊时说起早市谁家的东西好吃,谁家的东西便宜,同事对你的印象里可能就多出来一样,”哎,他这小日子过的真不错,有滋有味的“。

家庭主妇到菜市场买菜,都会挑三拣四,哪怕家里很有钱,也会在菜市场和人讨价还价,而且乐此不疲。为啥?闲的!如果家里有急事,或者工作匆忙,绝对不会在乎那几分几毛的得失。在菜市场看重那种蔬菜了,只要价格不是高的很离谱,是不会讨价还价和卖菜的人争的面红耳赤的。

在早市口,我经常见到这位大爷,饱经沧桑的脸上,写满了农民劳作的艰辛,那是一张被风吹日晒的脸,夏天的雨打过,秋天的风吹过,冬天的雪划过。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和油点儿,那是刚才在地里劳作过的印记。

是个人都喜欢热闹的地方,每个人都免不了俗,因为赶集热闹啊,还有很多的小吃,所以大人小孩,老人,都喜欢去街上逛逛;

还有一个讨价还价的乐趣。虽然喊价与还价都应靠谱,既体现了相互尊重的自主性,又体现了自由市场的本质属性。前些天,看到那野生扎耳根(鱼腥草)香味诱人,就问老板“多少钱一斤?”“六元。”“可少点么?”“就一斤,看你买得完不?”你听听,言外之意还是有可能少点。“那就依你说算一斤吧,不用少了,给你六元。”女老板愣了一下,旁边的老板也说“要得”。她也就答应成交了。但疑心不定,“钱收了,我还是称来看看哟。”结果是一斤多了一两,她笑笑说,“看来你是一个老买菜的。”我说“不算的,只不过不贵,趸买一下是种乐趣。”话音未落,一个老太过来问价,人家告诉她卖了,她仍是爱不释手地翻来弄去的,并自言自语地说“这扎耳根好呀!”“老人家,你真喜欢你就抓点去。”她抓了一把,又望望我,我说再抓点都可以,总之给我留大头就行了。她又抓了一把,说要称一下,我说不用称,也不用拿钱了。她一脸惊喜地连声道谢。我说还是得谢老板,她们不把菜送到城里来,我们就没有机会分享。小小扎耳根,皆大欢喜吧。

早市让你充满着小老百姓该有的知足,让你体验到讨价还价的乐趣,让你享受到了新鲜食物的品质生活。

题主的意思是现在农村人的角度来看问题的,可以理解。角度不同,立场不同,看到的现象,和自己的认同感都不会一样。题主可能会认为,农民不容易!然后挑菜去城里卖很辛苦,城里人买菜就不该扯下菜叶子,然后算完帐就不该再抹去零头了。

我和这位大爷聊了起来,他说今年有74岁了,在家里也闲不住,不如出来转转,南瓜是自己种的,鸡蛋是他骑着三轮车在邻村买的。他说这鸡蛋很好吃,昨天有一个大娘来买,回去以后家人都说吃着不错,今天又来买了。我也就买了一些。

赶集的地方也分了很多个区域的,卖肉的,卖新鲜蔬菜的,卖衣服,每个区域都分的很清楚,家里面卖的蔬菜都是老奶奶们种的,特别的新鲜,而且便宜,绿色环保,绝对的绿色食品;

有天,看到一个老大爷卖甜瓜。金色的,名也好,吃味一般。看他的穿着打扮,用农村一个新词来说,像个“贫困户”。三元一斤,我买了一半。他说让我帮他都买了吧,好早点回去掰包谷。一问大爷“高寿多少?”“七十有三啦!”这把岁数了,不简单,人家还要下地干农活。恻隐之心来了,便爽快地说,行,一块称了吧。看到老人满脸堆笑地走了,我心里也像吃了蜜似的甜味。就十多元钱吧,让人家多有满足感。其实这种情况还比较多的是,买光一个品种,增添不了城里工薪族多少负荷;但人家卖光一个品种,脸上总是挂满一种满意的笑容。试想,我们应该常怀感恩之心,没有农民的种植采摘与外卖,哪有城里人丰富多彩的厨房生活。

早市里的小商贩

可是有没有想过一句话,买卖心不和?做生意的和买货的人,永远不会心劲一块儿!一个想卖高价,一个想便宜买。这个是市场规则,也是游戏规则,人人都会认可的。农民是很辛苦,但你卖菜就是做生意了,就要遵循游戏规则对吧?至于城里人把菜叶子扯去,也好理解,不想让不能吃或者不好吃的菜叶子占分量,那也是钱。至于还要抹去零头,谁家的钱不是钱啊?谁想往外拿出来给别人,能省一毛是一毛不是?

我想到了老家。我们那里本来不是菜区,种的菜也只是为了自家吃。自从我开始上大学以后,家里面用钱就特别紧张,每到夏秋季节,家里的地里就会种一些时令的蔬菜。我们那里的地面比较薄,又不能浇水,所以完全靠天吃菜,遇到旱天,成片的菜就会旱死。但是父亲总是在恰当的时机,摘些最好的菜拿到附近的矿上去卖,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在那个季节,除了能卖一些瓜菜以外,家里也没有其他的收入。家里就把这些钱小心地攒起来,等我暑假回家的时候拿走交学费,买饭票。我听妹妹多次告诉我,有一次她要去赶集,问父亲要钱,但父亲连两元钱都不想给她,说是要攒钱给我交学费。父亲常说:”我们在家怎么都好办,在外面上学,没有钱就很难办。”

家里的特色小食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每次都围了好多人的,最后我只能说农村赶集,就是图个热闹,老人一周不见了,大家都到街上见个面,聊聊家常,买一些生活的必需品。

可是,往往回家就要受到一顿数落。“买相因呀!”“是的,有点便宜。”一般都要压低一二元来报账。毕竟有一部分不是她们喜欢的,从数量上看,往往又有以爱心同情心换回来的成分。所以就有数落,就有埋怨,就有批评,咱也就只有装聋作哑罢了。

早市里的人各式各样,早市里的小商贩也是各式各样,有中年的夫妇围着围裙一起出摊卖早餐,有年轻的男女吆喝着摆摊卖服装,有年长的农民大叔带着草帽卖香瓜,也有年老的大爷带着厚厚的眼镜卖报纸,早市卖的东西样式众多,同时也有形形色色的商贩,他们都因生计汇集在这条长长的早市之上,小贩在你买东西的时候都特别的热情主动,夸自己的商品多么新鲜,全早市最低价,买完后送你个辣椒,多来层袋子,就是这些小来小去的方式,让原本平淡的交易行为充满了温情。

当然,凭良心讲。这和人的道德素养没有关心。还是那句话,买卖心不和!做生意都这样的。买卖不砍价,那不是冤大头吗?有人会说,买家不如卖家精明,但是也不一定。你看这个案例,买家比卖家还厉害,知道扯菜叶,知道抹零头。

还有这位大叔,我就称他为大叔吧,但他的年龄确实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我只拍了他的腿和他卖的菜,那是刚刚从土地里走过来的一双脚,露水打湿了他的裤子和鞋子,但他要赶紧把这些菜摘下来送到早市来卖,连衣服都来不及换。

现在虽然大大小小的超市可以说到处都是,但是城里人或农村人都还是很喜欢赶农村大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