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展馆里只见零星二维码,南京市博物馆副馆长吴阗说

0 Comment


在南京市博物馆的“玉堂佳器”展厅内,几名参观者一边参观展品,一边掏出手机扫了扫“黔宁王遗迹金牌”等展品边的二维码,查看对应藏品的名称、典故等信息。
“不仅有更详细的文字说明和图片,还有音频和视频介绍,我可以立即发到社交网络上进行分享,也可以”扫”回家慢慢欣赏。”市民王晓琦说。
去年年中,南京市博物馆馆藏的40余件一级文物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二维码,前来参观的观众只需用“扫一扫”,就能自动从南京市博物馆官网中调出相应文物的介绍。据介绍,推出这种自助导览服务的初衷,是想提高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了解文物展品的兴趣。
“要唤起大量年轻粉丝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手段必须要有趣味,能吸引人感动人。年轻人喜欢分享互动,喜欢玩手机,看到自己感兴趣的,拍下来上传到朋友圈。我们也要与时俱进,下一步将在展厅内提供免费wifi服务。”南京市博物馆副馆长吴阗说。
二维码、APP手机客户端、微信……数字时代的新鲜介质越来越多地应用到博物馆领域,背后是博物馆角色定位从重“物”到重“人”的观念转变。
“在发达国家,一家人去逛博物馆就像去看电影、逛街一样,中国的博物馆也要力争让人们能够从早上九点待到晚上八点,体验好看更好玩的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说。
让更多人以简单、富有乐趣的方式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让中国文化有趣动人的一面能够在青少年内心生根,让他们能主动接触、研究,是中国文化工作者正在致力做的事。
2013年,中国的电视荧屏上出现了多档与“汉字”相关的综艺节目,如《中国汉子听写大会》、《汉字英雄》等。许多观众都反映,这些节目让人们认识和重温了中华汉字的魅力。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认为,当今中国汉字的普及程度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大有提高,但对汉字的使用情况却大不如前。“我们应该培养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对汉字的兴趣。”张颐武说。
许多中国文化创意业人士十分关注并试图借鉴身边的“好点子”。2013年,台北故宫一款普通的胶带纸就因为印上了康熙皇帝的御批手迹“朕知道了”而卖到断货。
“传统文化还是能够找到符合当下社会审美趣味的呈现方式,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的。”吴阗说,新媒体只是激活手段的一种,关键在于激活了之后,如何让传统文化真正能够重新融入现代生活,仍需要认真思考和加倍努力。

其实,国内观众对于博物馆里的二维码还是有着很高的需求。有统计数据显示,在为期一个半月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上,其总扫码量多达452306次,特别是镇馆之宝《父亲》,获得了10222次的最高扫描总量。对于二维码为观众带来的好处,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叫把博物馆扫回家。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如今这项技术已经在很多领域普及开来,可是观众何时才能真正把博物馆扫回家呢?

应用并不多

2018年12月21日,“琅琊王——从东晋到北魏”展揭开帷幕。展览由南京博物院策展、主办,山西博物院、大同市博物馆、南京市博物馆总馆协办。南京博物院党委书记孙虎、山西博物院副院长王晓明、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刘文涛、大同博物馆副馆长曹臣明、南京市博物总馆副总馆长吴阗参加开幕式。

记者曾就这个问题和博物馆界人士讨论过。这种只有简单说明的方式,是国际通行的惯例。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他们忽略了中国观众与西方观众在参观习惯上的差异。在西方,文物是作为艺术品展出的,观众通常是从艺术审美的角度去欣赏;而中国观众更想了解的是文物所蕴含的知识,更想听到文物背后的故事。也许正是由于这种差异,面对同样只有简单说明的文物,西方观众可以驻足反复观赏,犹如看画;而中国观众经常是不经意地看一眼、读一读标签便离开了,参观之后除了到此一游,没有更多收获。无怪乎观众反映:展览是越来越多了,但博物馆还是离我们十分遥远。

著名美术评论家郭晓川到国外博物馆参观时,一大乐事就是狂扫那里的二维码。据他介绍,他用手机扫到的二维码,能够告诉他各种展品的详细信息,还能提供音频、视频等不同的多媒体内容,还可以带回家和朋友们分享。博物馆和美术馆里汇聚了最为优秀、丰富的藏品,这也为它能够衍生出无数的故事与传奇提供了条件。郭晓川说。

对此,国博方面解释说,二维码的技术开发并没有困难,但是其用户群主要是年轻人,而国博是面向各个年龄层的,再加上考虑到现场各方面的条件限制,因此并不会特意强调二维码的展示。但其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会关注观众的意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提出这方面需求,我们肯定会添加二维码的应用面。中国美术馆也明确表示,今后除了坚持在自办的展览中使用二维码外,还将建议那些前来的外展也适当借鉴这一做法。

众所周知,南博的策展人制度已经执行了两年的时间,而此次展览不同于以往的自上而下地确立策展人模式,而是由南博年轻研究人员左骏在其长期对魏晋时期的历史、考古、艺术等领域研究基础上,通过内部申请、审批并最终落地的展览。该模式不仅促进年轻研究人员更加深入地进行学术研究,同时也有效地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公众服务产品,为公众提供更多优质的文化服务项目。希望观众在欣赏展厅中的精美文物、探索展品背后的故事的同时,能够对两晋南北朝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有更深入的理解。

事实上,博物馆被吐槽最多的莫过于展览本身。

参观者在国博的展品前扫描二维码,可获得的信息十分有限。

中国美术馆早在去年年底就首次给展品附上了二维码标识,但大半年下来,在展厅布设过二维码的展览一共也就三场,且全部为重要馆藏展。据了解,这期间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不下百场,如此算来,覆盖二维码的展览场次还不到5%。

司马金龙墓 列女古贤漆画屏风板及构件

时尚现代的传播手段助推文创产品走向市场

眼见着二维码在国外艺术展览场大显身手,国内的博物馆、美术馆里二维码的应用现状如何呢?记者先后走访了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和798艺术区等艺术场所,目睹的情形多少令人感到失望。

据相关媒体报道,当前正值暑期,到国家博物馆参观的人数明显比平日里要多出不少。不过,有观众发现,这里的二维码实在少得可怜。偌大展馆内,布设有二维码的展场仅有两处:一处是博物馆一层大厅里的十多尊雕塑,另一处是位于南区三层12号展厅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展览,展览按时间脉络,通过三个篇章解读琅琊王家族及司马金龙的一生。第一章讲述琅琊王的家族,以文物营造一幅南方士族贵族的生活图卷,让帝王州、金粉地建康士族的华贵跃然眼前;第二章选取鲜卑特有的游牧民族器具,呈现塞北民族的奔放与豪迈;第三章展示司马金龙家族的光辉,通过墓中出土的精品文物,遥想琅琊王族的尊贵。

2014年9月,故宫博物院推出了朝珠耳机,将耳机的功能性与朝珠这一文化载体相结合所产生的文化创意,立即引发大众特别是年轻人对故宫文创产品的关注,进而引发对故宫文化的兴趣。此外,故宫博物院自主研发制作的一系列App,如《胤禛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等,也成为其文创产品中的佼佼者,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

正值暑期,到国家博物馆参观的人数明显比平日里要多出不少。30岁的聂凤怡趁着旅游团半天自由活动的间隙,赶到国博瞅瞅国宝。看到馆内的一些展品附有二维码,她赶紧掏出手机想要扫码,可逛了没多久她便发现,这里的二维码实在少得可怜。原来,在偌大展馆内,布设有二维码的展场却仅有两个,一处是博物馆一层大厅里的十多尊雕塑,另一处是位于南区三层12号展厅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

有意思的是,二维码附带了统计信息。有观众曾遭遇过这样的经历,扫描了几件展品后发现,有的展品仅被十几名参观者扫过二维码,较多的展品也才被扫了四十多次而已。你会为了这些枯燥的文字花费自己的手机流量吗?有人反问道。郭晓川也认为,原本最有文化内涵的展品,在二维码方面却弄得索然无味,实在太可惜。

图片 1

走进展厅,展品中规中矩地独居或群居在玻璃展柜中,旁边是一张文字极精炼的说明牌,写着展品的名称、年代、发现地点等基本信息。不过百字的简短说明,还包含一些不认识的专业术语,就不能多写点内容么?观众总是这么问。

图片 2

借助科技手段让艺术科技化,是让大众更为亲近艺术、文物的新尝试。尤其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博物馆、美术馆,更应将二维码这种低成本、便操作的技术作为首选。有业内专家建议。

南齐 树下贤士拼砌砖画及拓片

唯有创新才能更好地传承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