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林青龙打进赤水街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收缴武器十多枝

0 Comment

相传,赤水街在清末以前,建了烧,烧了建,再建再烧,劫不绝,烧不灭。商民们的苦难一言难尽。清朝末外地来了一位风水先生说,赤水街南面的双髻山形如火,赤水街必常遭火灾。丙午山高陡,凶多而财源小,必须做好风水才免遭其祸。商民们信以为真,就筹募了很多白银,由风水先生指挥下,在街头的楼梯岭锲石龟,龟头向丙午山,以示避凶邪而聚财。又在街中凿七星池,街尾建锦水殿作水克火。商民们认为风水做好了,今后再不会火烧街,以不再受兵灾匪患所劫洗。

徐飞龙,号凤山,乳名簪枝。(该村左右有飞龙、凤山二山,簪枝长大后,以此二山之名,为其名号。)德化奎斗乡含待村人,文化程度相当于初中。其人身材短小,行动敏捷,两腮各有黑痣一颗,痣上均长几根黑色细毛,乡人称为蛇须,说他是奎斗洞蛇神转世。其父徐别,自耕田地外,在泗滨村经营豆干豆付,兼营屠宰为业。飞龙青少年时,初则在家砍柴刈芒,贩卖油盐帮助家计。继则离家投军,以图有所发展。

福建内陆山多湖多,如泉州市德化县的赤水古镇,山清水秀,空气清润。因群山环绕,古街常年云雾缭绕,仿佛是在天街。赤水镇自古是南来北往商贾云集之地,有百余家商铺流通着百货,曾誉为德化的“小上海”。这样当年富庶一方的古镇,处处充满着古典气息。

1935年夏,与张雄南争夺奎斗辖区。徐亲自率队进攻龙门寨。围攻三日不克,因张援兵将至,只得撤回。

但风水先生的话并不灵验,民国9年,驻赤水街的靖国军参谋长林菁华,守不住繁华的赤水街,又不甘心把赤水街落入援闽粤军高一平手中,逃走时纵火把赤水街烧为焦土。刚收编的团长王天赐扶持商民重建赤水街,元气刚复,民国15年,李来暗杀了驻赤水街的东路讨贼军团长许振光,赤水街又遭受了一场惊乱。

飞龙投军初期,在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支队苏万邦部当兵。几个月后提升为排长,派在陈定良营安插。后来,苏万邦为了将来进驻德化县城时,有所帮助。遂送给驳壳枪一枝,再提任为补充连长,令其回村独立发展。

街道上古旧斑驳的吊脚楼,飘扬着暗红复古的商家旗帜,不禁让人想起“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场景中的酒家。

不久,约林青龙共同出兵进驻县城。守城的国民党军林同部,自知寡不敌众,退往永春与尤赐福会合。入城后,徐驻考棚,林驻陈氏宗祠和林氏宗祠。游击队林青龙中队派付官林品昭,负责与徐部的联络工作。又派营长林玉良常驻县城。将主力撤回盖德、尊美。

民国17年,林青龙攻打赤水街,暗杀了李来,又洗劫了赤水街。

飞龙回村后,即对住东山村曾欺负过他的一个郑姓地主进行报复。将郑枪杀,房子火烧,孙子抓去换枪。然后与郑扬棠,林玉成、郑魁星在柳坑后头坑,商议发展实力问题。会后,飞龙私将含待村十担公租典卖;偷牵耕牛变卖,向各乡派饷集得款项购买枪枝,并收缴民枪,以解决武器问题;委派徐振兴、郑魁星、及一姓赖等三人为排长,四出活动,招集人马。不久,奎斗徐宗庆、下山屯郑荆国、郑荆南、三班郑荆御等,有的挂名参加,有的人检投效。在此期间,收买三班盐官陈宗响的卫士郑椒,查明驻兵底细,用鞭炮虚张声势配合助威,乘夜袭击三班盐馆,抓杀盐官陈宗响,收缴武器十多枝。只一年多时间,兵力发展百余人,长短枪五六十枝。奎斗、横山、乐陶、三班、下山屯、张山、大小溪等地区,均属其势力范围。苏万邦派付官苏贞合常驻徐部,负责联络工作。徐部坯模已具,遂率部进驻三班。

有多少繁华的古街因时代的变迁,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而今只剩下摇摇欲坠、坍塌破败的木质吊脚楼,无言地诉说着曾经的繁华。路上少量的车辆疾驰而过,留下寂寥和冷清,还有个卖炸粿的老阿婆。

同年,蕉溪吴联成,二部共率百人随带七八十枪枝来投。徐委吴为营长、方为参谋,回驻原地,以阻黄其明、张雄南进攻。

民国22年,十九路军团长石抱奇入赤水,开通德化至赤水公路,商业又开始兴盛,但好景不常在,第二年正月二十一日晚,林青龙打进赤水街,放火又把赤水街烧光。自清代至民国,赤水街屡次遭劫、道火烧终无宁日。

飞龙进驻三班,总部设在街尾土堡。自任团长,聘四班郑章炳为团付,委徐宗庆、郑荆国为营长,郑荆南、郑荆御为排长。设税局,委陈前远为局长。抽收来往货物税,实行硫磺专买。在此时期,永春四班也受其管辖。并继续派款购枪,发展实力。

古街常年云雾缭绕,仿佛是在天街。

同年,林同从永春回暗林口,巩堡固守。徐、林二部出兵前往攻击。因国民党军尤赐福部派兵支援,才将部队撤回。

1950年赤水解放后,赤水街政加强防火,消灭了火灾。赤水街一直成为德化两北部兴旺市场。

1933年,飞龙率部乘夜袭击县城驾云亭国民党军林同部国民党军。里应外合一举成功,收缴武器二十余件。林向永春尤锡福报告,尤大怒,亲率所部三百余人,从永春四班向徐部驻地三班进军。徐早得情报,已在三班与四班之间设埋伏,国民党军尤赐福部中伏,激战半日,向永春后坑垅败退。徐部缴获武器四十余件。

赤水的特色小吃是炸粿,金黄色的,像豆腐一样方正。外酥内韧,吃起来很有嚼劲,原汁原味。在赤水街上的饭店吃的两个菜,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一个是“椒盐鱿鱼圈”,裹着面粉炸着吃的,香脆有味;二是“花蛤蒸蛋”,入口柔嫩,味道鲜美又有营养。

1935年秋,徐率二百人,会合陈国辉指派彭棠带领的兵力,在永春湖洋一带,阻击国民党中央军郑世美部进军永春、德化。彭棠部队在仙永交界的白鸽岭下设伏,因郑部居高临下,战斗不到三小时,彭部被击溃。彭部失利后,飞龙率部退到廷上附近,再行设伏阻击。郑部当日进驻湖洋,次日分兵二路,一从湖洋通县城大路;一经廷上继续向永春县城进军。途经廷上虽然中伏,战斗感相持四小时,因郑部分兵绕徐背后,准备进行夹击,飞龙到战况不利,遂退兵回德化。

国民党军尤赐福部连长庄庆科,德化三班锦山人。因山林纠纷,与三班桥内村有冤。此次乘进攻三班之便,率兵洗劫桥内村,烧毁民房二十余座。

德化与景德镇、湖南醴陵并称“中国三大近代瓷都”。屈斗宮是德化的民间窑遗址,不显眼地藏在德化县的一所中学里的长斜坡处。寻路偶遇一位大叔,他很是疑惑:“这有什么好看的啊?”果然,屈斗宮并不大,紧闭的大门,隐约可以看见是一条长廊,在山坡上,有很多破碎古旧的陶瓷。

返德后,飞龙将部队进行整顿,并着手建筑三班通德化县城的公路。筑路工程,派徐宗庆负责。半年筑成,购买大、中型卡车各一辆,开始通车。

至此,飞龙声势大振,拥有兵力二百余人,枪百余枝。与本县苏万邦、周三、林青龙、黄其明,永春尤锡福、南安陈国辉、王振南、高为国、安溪杨汉烈、晋江许卓然、同安叶定国、惠安汪琏、仙游吴威、郑世美、尤溪卢兴邦等,名己可相并列。

德化县城有条陶瓷街,到处都是瓷器,瓷白如玉,碰瓷声如磬,清脆悦耳。有许多精美的茶具和工艺品,亦有观音佛像。有荷花童子格外可爱,栩栩如生,生动传神。有种结晶釉的瓷器,精美别致。那靛蓝,那碧青,那水红,光是颜色就美得无可救药。

1949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东路总指挥何钦,亲率第一军潭曙卿、冯辄裴、顾同等三个师入闽,在闽粤交界的峰寺一役,大破国民党军第三师王献臣部。国民党军的唐万顺师见势不利,率部起义。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长驱八闽。国民党军张毅部闻风逃遁,由漳州经泉州向福州撤退。

1934年春,我在永春后垅小学教书,经人介绍来徐部,委任连付。

福建的饮食口味清淡甘甜,特色小吃都是汤汤水水,如面线糊啦,大肠羹啦,福鼎肉片啊!赤水的面线糊是很细的粉丝,像浓稠的汤粉,料特别足,有肉有蛋有香菇,格外香鲜。赤水山多,最不缺的就是菌菇,赤水的特产是干菇,有一种红菇超级贵。

飞龙见机不可失,于同年十一月十六日,约周三部的龙载德,率部队三百余人,由德化经仙游、莆田、福清尾追张毅。27日到达福清上干林。次日会同陈国辉、叶定国进攻困守爪山一带的张毅部。激战一日,张以福州已失,去路已断,遂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降。[—分页—]

同年秋,国民党军林同部属林成春率人枪二十余投靠徐部,委为连长。徐为进一步扩大地盘,于同年冬,亲率所部二百余人,经四班、廷上直趋永春县城。拂晓前到达城关,与国民党军尤赐福部林穆燕营激战半日,难以取胜撤回三班。

德化还有一道美食——大肠羹,由大肠、香菇、鸭血熬制而成的浓汤,鲜香滑嫩可口,没有大肠的腥腻。豆腐羹是由豆腐、灰色平菇和瘦肉做成,味道没有大肠羹浓厚,倒也清爽可口,再吃个炸粿,堪称绝配!

战事结束,徐、陈部队进驻福州老米仑整训,改编为福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二团。陈国辉任团长,徐飞龙任第三营营长,我任三营营付兼第八连连长,吴联成为第七连连长,龙载德为第九连连长。徐飞龙因只当营长,又过不惯训练生活,所以只在福州城同达官贵人交际应酬过日。

1935年夏,与张雄南争夺奎斗(陈姓)辖区。徐亲自率队进攻龙门寨。围攻三日不克,因张援兵将至,只得撤回。

泉州是历史文化名城,有很多宗教信仰,佛教、道教、基督教、清真教和伊斯兰教仍拥有众多信徒和寺观教堂。各地宗教气息浓厚,有数以千计的民间信仰宫庙。山间路旁有许多具有闽南特色的土地庙、龙王庙啊,德化有程田寺、戴云寺和灵鹫岩寺等。赤水街除了锦水殿,附近还有一座房顶设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教堂,神圣肃穆而庄严地屹立在山间。

1950年春,徐别去世,飞龙告假奔丧。治丧期间,苏万邦等人也前来吊唁。丧礼规模,盛极一时。功德坟墓完成之后,飞龙无意返榕,友人也为其只当营长抱不平,劝其在家静观时局变化,徐图东山再起。

不久,约林青龙共同出兵进驻县城。守城的国民党军林同部,自知寡不敌众,退往永春与尤赐福会合。入城后,徐驻考棚,林驻陈氏宗祠和林氏宗祠。游击队林青龙中队派付官林品昭,负责与徐部的联络工作。又派营长林玉良常驻县城。将主力撤回盖德、尊美。

那年五月的某一夜,正巧赶上庙会,此乃是人生第一次经历过庙会。在德化龙湖汽车站附近的大卿宮,听说是为了庆祝保生大帝1036岁生辰。保生大帝原是宋代一位悬壶济世、医德高尚的神医,这真实存在的人被乡民神化,建庙奉祀,是福建历史悠久的民间信仰。

同年夏,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二团,奉令驻防龙岩、漳平。陈国辉因飞龙久假不归,营长职务另派王团付代理。徐虽在家,对部队仍然关心,时常派人去补充兵员。十月间,陈国辉借口飞龙企图拉回部队,将第三营全部缴械。连长龙载德回安溪,连长吴联成及我回德化。徐飞龙得知三营被陈国辉缴械后,决心重整旗鼓,徐图报复。着手收集原有人马及原存枪枝。向各乡摊派枪款,购置车床。在蕉溪设兵工厂,每天可制造步枪一枝。在县城路尾巷设税局抽税,扩大饷源。此时后加洋曾文冠率部二十余人带枪十余枝来投,委为营长。另委我为特务连长,郑魁星、郑金兴、徐振兴三人为排长,聘请保定军校毕业生赖思考任军事教官,在程田寺进行整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