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来到莆田地区盐场五七农场知青点上山下乡,就上山下乡六大不实之词挑战一下假莫言

0 Comment


1975年7月,我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背着简陋的行囊,来到莆田地区盐场五七农场知青点上山下乡。1975年后的几年时间里,来到知青点上山下乡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从此,我们用辛勤的汗水开始了艰苦的农耕劳作。酷暑烈日、暴雨狂风,我们日复一日播种插秧、耙草割稻……“双抢”时节,知青们跟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男知青们的上身个
个出现黑白分明的“背心印”,女青年个个变成了“非洲黑妹”,肩头和掌心开始长出了坚韧厚实的肌肉。

图片 1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冯竞萱 通讯员 王极 长沙报道

                  我的插队生活

从1977年开始,由于升学、参军、招工、补员,不少知青通过各条渠道陆续离开了知青点。到了1978年底,知青点只剩下十多个知青了,他们强忍着精神上的痛苦,依旧过着留守的农耕岁月。夜深人静,我透过窗户遥望星星:命运对我是如此不公,何时轮到我招工?由于农场生活艰苦,我曾一度回家帮家人打面条出售贴补生活。1980年12月的一天,幸运之神终于降临我身上,我被招工到莆田糖厂。离开知青点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禁不住放声痛哭起来。这迟来的幸运,让我感到太突然了,这五年零六个月的日子,我是怎么度过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作者 理言

摄影师王极和他的同学们大多出生于1949年前后,他们自豪地称自己为“新中国同龄人”。在一次老同学聚会中,大家比对身份证时,发现了一个1949年9月29日出生的同学,他叫彭义林,退休前曾任永州市玻璃厂代厂长、永州市黄麻纺织厂厂长,是地道的长沙知青。

     
衡阳人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叫插队,姐姐插队的时候,我年龄尚小。待我高中毕业时已经没有上山下乡这回事了,所以,我没有插过队。然而,在我的人生许多难以忘怀的印象中,我却有不少今生难以磨灭的插队生活场景。

到莆田糖厂报到后,我被安排在制糖车间,由一个农场知青变成产业工人,穿上崭新的工作服,心情很激动。从进厂的第一天起,我就埋头苦干,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不到一年我就当上班组长,第二年又被提为工段长,第三年,由于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我被评为“莆田市十佳青年标兵”、“莆田市新长征突击手”、“福建省优秀班组长”。

     
进入2018年,中国互联网上关于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的各种帖子多了起来。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一个假冒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谈上山下乡的帖子在网上大行其道。某些人以为不拉出个大名人不足以服众。但他们犯了造假的大忌,皮可造假,内容焉能不假?依靠一点点小聪明,对历史事实进行随意裁剪拼贴,行歪曲颠倒之能事,可否经得起小民弹指一拨。今天愿摆擂台,就上山下乡六大不实之词挑战一下假莫言。

在大时代背景之下,每个人的命运大相径庭,彭义林的一生,是一个普通小人物在历史大浪下努力的一生,在芳华岁月中付出所有努力,把结果交给时间,跨越时代的真诚与奋斗终究会得到命运的善待。

     
1972年11月初的一天下午,应该是深秋时节。我陪父母送姐姐到插队目的地一一衡东县大浦镇郑家湾大队知青农场。那年,我十一岁,因为从来没有坐过火车,所以,一路上我都是非常地兴奋。

1983年底,莆田糖厂核酸分厂成立,并引进了年产200吨的核酸酵母设备。经过几年的努力,1988年核酸酵母设备扩建到年产1500吨。1995年,我被任命为核酸厂副厂长兼党支
部书记、工会主席。我精心管理,产品质量和产量不断提高。同时,不断进行技术革新和科研实践活动,我的科技项目被评为“福建省科学进步三等奖”,同年我又荣获了“莆田县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不实之词之一:“因为上山下乡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所以应该彻底否定”。

十载知青芳华岁月

     
从衡阳东站坐火车到大浦镇,不到一个小时。下车后,郑家湾大队干部带着宣传队敲锣打鼓的来迎接我们,然后,城里来的几十个知青跟着他们,我们则跟着知青后面,冒着蒙蒙细雨,踩着泥泞小道,大约走了三个小时,天擦黑的时候,才到达知青农场。

我能在工作中取得这样的成绩,归功于我在知青点艰苦的环境里培养出吃苦耐劳、积极向上的精神。经历了上山下乡的艰难岁月后,深刻了我对社会的认知。2012年,工厂搬迁到大连,我担任生产技术总顾问,继续生产核糖核酸,产品、产量都供不应求,第一代核酸产品、产量占全国总销量90%以上,产品经过深加工,可以制造出药品、保健品、饮料、调味品等,畅销出口到多个国家。

       
对这一论调,让我们引用2016年5月17号人民日报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作为回答。该文指出:“《历史决议》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别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有力回击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

1965年夏,长沙市十六中学64班彭义林初中毕业,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于同年9月随学校组织下放到零陵县前进人民公社农场当知青。从踏上零陵这块贫瘠的土地开始,他就预感到自己这辈子已经交给这里了。

     
知青农场很简陋,我们不可能在这里过夜。父母和我都没有吃,急急忙忙的赶往大浦镇火车站。

2014年12月15日,知青点的战友打电话通知我,近期要举行知青点四十周年纪念活动,我听了很高兴,马上向合资企业的大老板请假,我好说歹说老板都不肯让我走。老板告诉我:“你可以把参加聚会的知青都请到大连来欢聚,费用我出。”我死磨硬泡、再三请求,并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将所有的机械、设备反复检查保养多遍,把员工再培训了一次,确保机器安全运转,生产正常进行。我的行为感动了大老板,终于批准我回莆田几天,参加知青点四十周年纪念活动。

      不实之词之二:“四个不满意是党中央对上山下乡的政治结论”

1968年公社将农场知青再次分配到零陵县黄田铺公社石牛塘大队插队落户。插队后的日子比农场更苦了,知青同学们一想到要扎根一辈子就纷纷抱头痛哭,只能相互安慰和帮助。但彭义林丝毫不畏惧,他觉得,既然来了就要做得最好。不久,彭义林担任了生产队副队长,深受公社领导好评。

     
这是一个没有候车室的火车小站,停靠的都是过路车。火车大约要12点多钟到,还有一个多小时。匆忙的奔走,估计内衣已经湿透,我已经顾不了这些,因为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饥饿。这时,母亲从带来的大包底层一阵翻弄,拿出来几个大煎饼,递给我和父亲一人一个。

我相信命运,但我更相信人的实干,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四十年了,想起那过去的往事,却历历在目。2015年1月17日重返知青点的那一天,我热泪盈眶,但是不伤心。若没有四十年前那段艰难困苦的知青岁月,怎么会激发我后来不畏劳苦、勇挑重担、百屈不挠的坚强意志。

     
四个不满意是李先念同志在1978年针对当时的问题讲的,不代表党中央对整个上山下乡的评价。1978年10月9日李先念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原文是:“对过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做个结论,把成绩肯定下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事实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四不满意’是我讲的。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彭义林与长沙市五中下乡女知青龙腊香相爱了。两人于1970年结婚,次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1970年底,知识青年返城潮在零陵县陆续开始了,一批又一批知青高高兴兴返回长沙。彭义林夫妇因为结了婚有了孩子,招工单位都不予录用。每次看见同下乡的知青回长沙,妻子龙腊香都要伤心。彭义林不停安慰她:“有我在,你就会一直幸福……”

     
深秋的旷野很寂静,我站在小站昏黄的灯光下,手拿着冰冷的煎饼,站在铁轨上,为了暖和身子,一边吃一边一上一下的跳着。父亲坐在铁轨旁,眼望着漆黑的夜空,嘴在嚼动着煎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母亲疲倦地依靠着电杆,脚旁是一个大的帆布行李包,她在不时地用手绢擦试眼睛。我没有注意到,天上飘落的丝丝细雨中,夹着即将立冬的雪粒子,沿着铁轨北面吹过来的阵阵寒风,会让慈爱的母亲牵挂女儿整整一个冬季。这幅冰冷的场景至今定格在我的脑海中,永远不会磨灭。

如今我已成为本行业一名高级技术总监,但是我仍然不会满足,我懂得珍惜,要用毕生精力去完成核糖核酸事业梦!□陈祖颐

      那么对上山下乡,中共中央有没有政治结论呢?是有的。1978年12月12日,

图片 2

     
第二年暑假,我迫不及待的跑到姐姐插队的知青农场。姐姐因为在知青农场表现优秀,升为了猪倌。我跟在姐姐屁股后面,看她杀猪草,看她喂猪,看她将红薯藤以及菜地上搜集来的杂乱蔬菜一起剁碎,加上糠饼搅和在一起,拌作为猪饲料煮猪潲。跟了七八天,看了七八天,看腻了,我的兴趣改变了,我喜欢看农场放养的鸭子了。

     
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等重量级人物全都参加了会议),会议的议题是讨论中共中央正式文件《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会议纪要》。经过充分讨论,政治局集体一致通过这一纪要,纪要的一开篇,就对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做出了全面公正的历史评价。原文如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毛主席、党中央号召的,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占主导地位的,成绩是主要的,是同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联系在一起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全国1700多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农村‘三大革命’斗争中,经受了锻炼,增长了才干,提高了觉悟,做出了贡献。”这是在文革结束两年后,1978年12月全国知青工作会议上,党中央第二代领导集体作出的评价。1978年之后,再也没有开过全国知青会议,党也没有去推翻这个结论,这个结论至今有效。

那个年代没有条件拍结婚照,直到1983年回长沙探亲才补拍了第一张合影。

      养鸭的知青叫易德宝,知青们叫他鸭婆队长。

      不实之词之三:“文革时期一代人统统下乡了”。

图片 3

     
鸭婆队长不但会放养鸭子,而且还有两个绝活,在知青农场没有谁能比得上。一个是捉青蛙,一个是水性特别好。知青农场的伙食不好,知青们的业余生活很枯燥,只要到了能吃青蛙的季节,知青们就鼓动鸭婆队长去捉青蛙。鸭婆队长也不负众望,晚上拿着一个电筒一个带着几根铁丝叉叉的棍子出去,第二天清晨,肯定是满满的一桶青蛙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